浅谈旅游之于美好生活的意义

时间:2022-08-08 04:17:39 | 来源:火狐彩票| 作者:火狐彩票app

  旅游业作为典型的“幸福产业”和“大健康产业”,是美好生活的必然组成部分。只要是基于生活导向与人性需求的,其业态创新永无止境。

  从人类发展稳中向好的长时态看,旅游已然成为现代人们的生活方式、学习方式和成长方式。无论当今世界一时遇到多少波折和灾难,这一趋势是不会改变的。虽然在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下,各国旅游业无不受到致命打击,然而经历漫长的复苏与期待,根植于旅游者内心的刚性需求必将得以强劲释放。

  早在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就明确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改革开放几十年过去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第一次成为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十九大报告提出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旅游业发展规划》提出,“到2025年,旅游业发展水平不断提升,现代旅游业体系更加健全,旅游有效供给、优质供给、弹性供给更为丰富,大众旅游消费需求得到更好满足”。毫无疑问,旅游业作为典型的“幸福产业”和“大健康产业”,是美好生活的必然组成部分、国计民生的重要内涵、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的有效工具。

  伴随着改革开放40多年的历程,我国旅游业也经历了转型升级的几个阶段。从事业接待型向经济产业型、社会民生型、综合带动型、服务贸易型乃至最近的文旅融合型转化。实际上,旅游业最重要的属性是:美好生活导向型。

  早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休闲伦理就初露端倪。亚里士多德最早将休闲与教育美德知识快乐幸福等联系起来加以研究,他认为休闲优越于劳动,休闲是终身的事情,“休闲才是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苏格拉底称赞“闲暇是最美好的财产”。经济学家凯恩斯也说过,“有史以来人类将首次面对一个真正永恒的问题,如何利用工作以外的自由与闲暇过快乐智慧的美好生活”。马克思一生关注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他指出,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也就是真正的财富,这种时间不被直接生产劳动所吸收,而是用于娱乐和休息,从而为自由活动和发展开辟了广阔天地。

  直到工业革命时期,创造财富的高效率使休闲伦理受到空前的挑战。由于资本主义破坏了人的工作与休闲的平衡关系,人们才又提出了补偿理论,认为休闲是工作的派生物,休闲和工作是一种互生关系。到了现代社会,新时期的休闲伦理重新得到重视,美国学者莫德墨·阿德勒指出,现代人忽视了休闲对人类的重要意义。他说:“我们需要崇高的美德去工作,同样需要崇高的美德去休闲。”其实我国古代圣贤也说过类似的话,如“愿以闲适之事,尽遣有生之涯”“游之乐,所玩无故”。很多事情固然是忙出来的,而旅游恰恰是闲出来的。休闲(包括旅游)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不仅是一种观念,更是一种美好的理想。随着人类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高度发展,新旧价值观的更替迟早会发生,这包括效率价值观和休闲价值观的冲突或互补。可以说,如果没有对休闲价值观的深刻认识,所谓的人类文明史观将是不完整的。

  旅游之所以发生,是出于人的本性与本能,是人们解决了衣食住行的生存性需求之后必然产生的更高级的发展性需求。“有钱就任性,有闲就任性”“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是多么朴素的道理。在大众旅游与国民休闲时代,“要么宅到家,要么走天涯”已经成为人们的新常态和生活必需品。有需求就有供给,反过来供给又往往创造需求。旅游业必须适应这种需求,加强供给侧改革,以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当前,旅游市场的品质诉求催生了消费升级与业态创新。从美景到美宿、从定居到旅居、从康养到疗愈、从微旅游到慢生活,等等,都需要适配性的业态对应。当前新型旅游业态层出不穷,反映了先进生产力的新需求、市场经济的新发展、技术创新的新变化、交易方式的新形态、企业组织形式的新探索。由此充分证明,旅游业发展是充满活力的,是有持久的内在动力的。只要是基于生活导向与人性需求的,其业态创新永无止境。

  我们是旅游业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时,我们也是旅游美好生活的受益者和践行者。让我们赞美旅游,它是闲适的田园交响曲、欢快的时代奏鸣曲、美好的生活进行曲。

  旅游业作为典型的“幸福产业”和“大健康产业”,是美好生活的必然组成部分。毫无疑问,旅游业作为典型的“幸福产业”和“大健康产业”,是美好生活的必然组成部分、国计民生的重要内涵、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的有效工具。